Lube yeap

【毒埃】Venice异形传

梗来源 借用明朝蔡羽《辽阳海神传》故事框架,讲述了一个航海商人埃迪的传奇发家史。

平行世界,Venice.(非考据党)


===========01===========


       埃迪·布洛克鹰国人,十五世纪的投机商人,来到了美丽的Venice,带着自己的弟弟卡尔顿一起从事航海商业,奈何数年所向失利,资产展转耗尽。然而天随人愿,大器晚成,上帝终于为困在小小屋子里的埃迪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今天,诸君,我们要讲述的便是一代航海巨商埃迪·布洛克不为人知的背后秘密,帮助他反转逆境,一鸣惊人的传奇故事。


BEGIN

       那是Venice寒冷多雾的凌晨。穷困潦倒只能和弟弟相依为命替人做工的埃迪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思念着遥远的家乡。他看着床边已经熄灭的烛火,似乎觉得更冷了。


       忽然,他听到什么东西从床尾爬过的声音。这对于埃迪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杜卡尔能租用两年的价位房间能有多干净。可睡是不能睡了,因为老鼠会趁人熟睡时咬掉你的耳朵。埃迪虽然没有年轻人帅气俊郎,却也不想变成独耳怪人。


       于是他只能叹气着点燃烛火,去屋子的角落拿了一根烧火棍,准备和这个凌晨闯入他屋子的小贼过过手。可是他在昏暗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敲敲打打也没见老鼠溜出来。


       “嘿,我说老兄你能让我们两个都好受一点吗?你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他有些颓废地坐在床边说道。早上还要出工,现在的一番折腾他几乎可以想到白天干活时精力不济,没准又要被长着鹰钩鼻的“巫婆”莱亚娜臭骂一顿。


       突然,他感觉床下有了动静,一种黏黏的液体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老鼠是这种声音吗?埃迪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然后他的腿上就被缠上了一道冰凉黏腻的长条状生物。嗯,触手的感觉。


       难道这他妈是一条蛇?!


       上帝啊,竟然有一条蛇溜进他的房间!


       这回是真的不能睡了!


     “小家伙?你在那里吗?”埃迪屏住呼吸,整个人都僵住了,他能感受到腿上缓慢上升的触手,顺着小腿到了膝窝,他的寒毛全都炸了起来,恐惧中还有无法忽略的痒意。


       fuuuuuuuuuuuuuuck!!


       卡尔顿救我!!


       埃迪看都不敢看自己腿上爬上来的生物一眼,只能紧紧闭着眼睛,用手中的棍子敲着床里的墙壁。他们租用的两间屋子只隔了一面泥土做的粗糙墙壁,根本没有隔音的效果,平时兄弟两人也不是死睡的人,卡尔顿更是比较敏感,有一点声音就会醒来。本来埃迪还在纳闷刚才自己拿着棍子敲敲打打的时候卡尔顿为什么没醒过来,现在他真的是绝望了。


       屋子里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笼罩了一样,越发寂静了,只能听到那个生物向上滑动的声音,还有埃迪自己的心跳声。


       他偷偷睁开眼,看了看被随手放在床头的蜡烛,撑在床上的小手指动了动。


       只要他拿到蜡烛,就能把这条蛇赶下去……


       “No, Eddie.”


       突然,一道低沉震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Whaaaaat”埃迪被吓得结巴了,“谁,谁在那!”


       那个声音如同响在自己的脑子里那样清晰而不容拒绝,埃迪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呆住了。


       他咽了一口唾沫,眼珠缓慢地往下移动,最终挪到了自己的僵硬的腿上。亚麻的睡裤,赤裸的脚背,还有旺盛的脚毛。并没有想象中可怖的蛇头盯着他。

    

      埃迪悚然一惊,立刻将腿收上床,站在嘎吱作响的床上转了两个圈,“蛇呢?”


     “我不是蛇。”


      “啊!”


        几乎就在那道声音响起的同时埃迪叫了出来。不是他怂,实在是敌人在暗他在明。中世纪的Venice并不是无神论的国度,相反由于航海事业的兴起,各类海神鬼怪信仰层出不穷。埃迪虽然是不受上帝庇佑,可也是个虔诚的教徒。


       完了完了,他到底是出现幻觉还是真的碰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不不不不上帝保佑他还不想被送到疯人院去。


       埃迪面朝墙壁站在床上紧紧贴着冰冷粗糙的泥墙,双手举过头顶:“我我是良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家里上有老下有弟弟,神啊给我留条命吧!”


      他感到裸露在外的脖颈被凉风扫过,然后什么冰凉的液体覆盖在了不断发抖的身躯上。


   “啊……上帝……”他不由自主地低声呼喊。


   “没有上帝。”那个声音说道,“但是我可以给你上帝般的力量。”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


       人类绝对发不出的低频声音这样诱惑着瑟瑟发抖的埃迪,他的脸贴着墙面,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来自恶魔的低语。


       他根本就不想看啊!强盗都知道看见脸就下不了贼船了啊!


       没时间打理而布满胡茬的下巴被流动的黑色液体包住,然后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捏着往后转。为了自己不被扭断脖子,埃迪只能顺从着回头。


       然后在这个清晨,落魄的航海商人埃迪·布洛克看到这辈子再也无法忘记的景象。


        一团黑色的液体凝结的躯壳上,一对巨大无比上挑的,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以及杂乱不齐尖锐无比的多排牙齿,还有,猩红有韧,如同儿时画册中最最邪恶的魔鬼一般的长舌头。那上面甚至还有口水!


       真希望疯人院的床能软一点,真的,他觉得自己起码得在里面呆上二十年。


       “我不是幻觉。”那坨东西又在说话了。天哪,妈妈。


       那黑色的液体似乎是感受到他脑海中的想法,张口说道。说话的时候舌头还在嘴外四处乱晃,一不小心埃迪的就被口水糊了一脸。


      太丑,而且还有口气!!呕!!!


      埃迪望着怪物黑洞洞的嘴巴,差点哭出声。“求求你,别吃我。我人老肉柴,一点也不好吃!”


      “不,你很好吃。”黑色的粘液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Delicious.”


      ……埃迪绝望了。他闭上眼,不由得想到自己年轻气盛出海经商,然后所托的非人一朝落魄,还要连累自己的弟弟陪自己在异国他乡过苦日子。他错了,如果他能够再来一次,一定会去做一个虔诚的教士,然后在随便哪个教区学校聊度此生。起码,不会再清晨被一只如此丑陋的怪物吃掉。


      “不过也许你误解了什么,先生。”怪物用词文明,不急不缓,“虽然你很好吃,但是我不会吃了你。”


       谢谢你。埃迪哭了。那你是准备把我撕碎了玩吗?


      “不,也不会撕碎你。”那怪物似乎有些生气,埃迪只感觉自己的眼皮被冰凉的东西撑开,就看到不愿见到的怪物大脸出现在面前。


      “我们将会共生。”怪物的语调抑扬顿挫,带着不容置疑的执着。


        埃迪·布洛克想到了以前看到的那些中了邪的人,四肢抽搐,面容扭曲,被关在教会的地下室里,根本就没有了人形。

  

       “别担心,你会比他们好。”怪物的嘴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说话的时候喷在埃迪的脸上,令后者抓狂。“我会给你力量。”


         此时的埃迪很想说他并不打算与魔鬼做交易,出卖自己的灵魂。但是话还没出口,怪物就问道:“你再考虑下?”


        考虑?考虑什么。你能先把这几排丑陋的牙齿从他的脸前挪开吗?


        埃迪想到自己曾经也是个敢作敢当正义勇敢的小伙子,可是这个世界黑暗太多光明太少,在这几十年的人生中,他被给予的温暖已经所剩无几。他是个失败者,是码头的loser,甚至连一个破烂房子的女房东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他从小梦想着从商航海,见识不一样的广阔世界,所以他离开祖国来到了Venice,然而人至中年,被困在这座码头替人打工。他最过意不去的就是自己的弟弟要和他一起留在这里,面对惨淡的命运。


       他何尝不想改变呢?可是他做不来商人的那套虚假,所以不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接纳,成为了一个失败者。


       靠在墙上的男人终于眨了眨眼睛,那里有泪光闪烁,深蓝色的瞳仁倒映着面前硕大的可怖头颅。


      “我真的不杀人。”


      “哦,这个好说。”


      “我信仰上帝。”


      “那么你从现在就可以信仰我了。”


      “你到底是什么?”


        “我?”


        黑色的怪物凑近面前的男人,白色的眼睛深深凝视着他。


      “I'm Venom.”


      "And you are mine."

      


+++++TBC+++++

【小剧场】


       很多年以后,埃迪有时想起他和毒液的初见,都觉得很搞笑。


     “一般人都没你那么厚脸皮,上来就宣誓主权。”


     “我不是一般人,埃迪。”某黑抱怨道,“当然也不是寄生虫。”


     “好的好的,你是天下无敌最帅气霸道毒液大佬。”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也许是分别,也许是死亡,意外。不论如何,你都会因此告别过去,从而变成另外的样子。我们都有自己的麻烦,自己的问题,自己的,恶魔。”

                                                                                                       ——《毒液》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