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be yeap

【毒埃】双十一的礼物🎁

【前注】背景设定在大爆炸后毒液还没有回到艾迪的身边。平行世界

两轮车

🚲🚲自行车🚲🚲

又是一年11.11,Eddie头疼地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双十一大家都在疯狂购物的原因,今晚的网速特别得卡,才刚过去一个小时,迎来双十一的国民暴动般冲在血拼第一线,隔着网线都能闻出那淡淡的血腥味……

 

  等等!血腥味?你他妈在逗谁呢!

 

Eddie猛得抬头,房间里的灯在一瞬间熄灭,黑暗中他深棕色的发丝倏得划过脸颊,划出一道锋利的弧线。

 

  Eddie的瞳孔收紧,颜色渐渐变深。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猎豹,浑身都是攻击的信号。

 

  黑暗肆虐,一个高挑的身影在月色中渐渐显现出轮廓。他一步步走来,姿态悠然,一双银色的瞳仁在夜色中发出攫人心弦的视线。

 

  “Eddie。”低沉的声线响起,房间里似乎暗流涌动。

 

  被人喊住名字的Eddie没有任何表情言语,只是攻击的姿态更加紧凑。他本能地感觉到,面前这个人不是能够掉以轻心的对手。

 

  心机boy!有本事咱们开灯说话?

 

  “你怎么这么防备……”那人气势突然一变,只一瞬间原本站的地方只留下了一道残影,下一秒,冰冷黏腻的手指已经暧昧地缠上他的脖颈。

 

  脖子上游弋着比刀锋更加可怕的手指,身体不由得僵直,失去了Venom的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在面对如此迅捷敏锐的对手时,除了臣服别无他法。

他还不想死,比以前更加畏惧死亡。

 

“你失去了力量啊……”男人凑到Eddie的耳后说话,声音极低,带着无可奈何般的宠溺,“想恢复力量吗,我……”

 

  “够了。”Eddie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想到那只曾经住在身体里,带给他最强大的力量的“寄生虫”,在最后一刻的火海里,仍然紧紧包裹着他的躯体,直到无可奈何地脱离。

那个时候,他多希望自己并没有遇到过 Venom,或者Venom没有找上他。毕竟失去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总是让人无法忍受。前女友是这样,Venom……亦如此。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还在等什么?”Eddie绝望地闭上眼睛。“我就是个loser,连你一根手指头都碰不到。你们不是要毁灭世界吗?捏死我然后去做吧,我他妈也阻止不了啊!”

 

那个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胸腔里发出闷闷的震动。Eddie屏住呼吸等待裁决的到来,还分心想了一下,这只共生体找的宿主质量挺好的,起码比他这个发福大叔强。

“你以为我是谁?”男人闷声轻笑,从身后禁锢住不能动弹的Eddie,“你的共生体是Venom对吗?”

“……”Eddie皱皱眉,他不喜欢这个人的语调。

“他死了吗?”那人紧紧握在脖颈上的手指暧昧地摩擦着大动脉,仿佛一用力这下面的血管就会爆裂,血液飞溅。

Eddie后背发毛,此时命在别人手中,如果碰到一个干脆的死也就死了,如果碰到个变态……天呐,在光棍节这天被折磨死,真的太惨了。

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回答那个问题。

“……死了。”

“嗯?你这么确定?”

其实Eddie也不能确定,虽然大火让他们脱离了,也让Venom重伤,但是说不定对于外星生物的他而言,那种程度的伤也不会致死,只不过是多花点时间来恢复而已……曾经他是那么想过的。

可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过去了,又到了天气渐冷的季节,梧桐叶落,他等的人还没有回来。

死了吧,或者,不想见他了。

也是,毕竟自己到底也只是个人类而已。曾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记者,现在,也只是从头开始做,离开了旧金山,来到这里。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新的开始,虽然他一点也不开心。

总之,如果他们在找Venom,不管他有没有活着,都是死了好。

Eddie的眼眶渐渐红了,他睁大眼睛看着面前在黑暗中面容不甚明朗的男人,看着他偶尔翻起的眼白。

“即使他还活着,也不回来找我了。”

“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我……我只是loser而已。”

Eddie原以为那男人会掐死自己,或者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自己脑袋咬掉,结果却突然听闻男人大叫一声:“你不是!”

陌生的男人逼近了手中的Eddie,几个月未见,他消瘦了好多。

 

“哈?”Eddie气得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下一刻,脸上就变得湿乎乎的。

“啊!”那个该死的共生体竟然舔他!

带着人类体温的滑腻的舌头游走在男人的脸上,温柔缱绻地卷走他脸上的泪珠。

“有点苦,Eddie。”

Eddie本来在挣扎,听闻这句话,突然不动了。

为什么,明明是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形态,他总觉得,这样地熟悉。

那时候,他也是这样猝不及防地叫自己的名字,“Eddie”,仿佛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

“你你你……”Eddie被舔懵了。他张着嘴,不可思议地盯着陌生男人的脸,“vvve……”

“Venom,I'm Venom.”

“Your Venom.”男人露出愉悦的微笑,猩红的薄唇轻启,苍白锋利的獠牙探出下唇,向着如玉般脆弱温润的唇瓣辗转厮磨。

 

  然后,进入。

Eddie不可置信的瞳仁放大,因为微妙的呕吐感和快感不断地交织而微微失神,双唇微张,声音却被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发出模糊的哽咽。

所以说接吻是不可以把舌头伸到对方胃里的啊!!!住嘴!!!!

以绝对占有的姿态霸占着Eddie,Venom看着他微微抽搐的嘴角,男人的眼中划过一丝深思。

他觉得自己已经比上次吻地更好了一点,共生体的学习能力可是很强的。可是为什么Eddie好像不是很情愿的样子?

一定是自己现在的身体太丑了。

那就,回到他最最喜欢的身体里去吧。

夜色更加浓重,落地窗外的月光好像被隔绝般避开了这个房间。窗帘微微飘动,发出布料的摩擦声。

白色蔓延在原本干净深邃的瞳仁里,张开的唇间可以窥见正在一闪而过的獠牙。Eddie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力量回归了身体,没有丝毫阻碍。与他血肉交融。

他脱力地倒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模糊不清的天花板。

从他的肩头渗透出缕缕黑液,凝结成一样恐怖的面容,缓缓地靠近他。Venom凝视着那面庞,近乎欣赏般注视着Eddie抖动的睫毛。

现在他重新回到了这里,他们……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纠缠。

Eddie想不明白,原来一个人的审美可以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为什么,眼前这张可怖的异形一样的生物,让自己看得目不转睛。

Venom吻上去,在唇齿相触的一瞬间,灵活的舌头已然探入毫无抵抗力的口腔,温柔地摩挲着被宿主好好保护的牙齿。

Venom的舌尖分泌出一点粘液,竟然带了点甜腻的味道。仿佛是受到这味道的蛊惑,智商已经下线的Eddie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本能地寻找粘液的来源,吮吸,纠缠。

Venom抱着他的后背。

唇齿的撕咬,渐渐变了味道。

黑暗的房间中人影重叠,喝上头的Eddie已经不满足舌尖那一点点的粘液,分开和Venom纠缠的唇舌,像只茫然的小狗睁大眼看着他。

“Eddie。”Venom身上越来越多的黑色粘液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强壮的肉体,只有丝丝缕缕的黑液还连在Eddie的身上。

他细长尖锐的手指缓缓挑开Eddie衬衫的纽扣,露出身下人的肌肤。他的眼睛看透了这具身躯,美味的肝脏,鲜嫩的肾脏,略带酸味的胃,然而,此刻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零散的食物,他要的是——

“You are mine, Eddie.”

是Eddie,是完好无缺的Eddie,是活生生的Eddie,是会给他吃巧克力和薯球的Eddie,是此时此刻,深深凝视着他,与他血肉相融,心意相通的Eddie。

Eddie Eddie Eddie,他只想要Eddie。

这份陌生的炙热的情感同时灼烧着屋子里的两个人,让他手足无措,欲罢不能。

“你知道怎么做,Eddie。”Venom紧紧地拥抱着宿主,“哦,你竟然还看过gv。”

“Venom!”这种时候就不要读他的想法了好不好!男人的思想肮脏地如同初中里的男厕不是正常的吗!

Eddie有些生气,更多的是羞赧,他想要推开身上的共生体,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意乱情迷到想要和一个外星人滚床单。

太魔幻了太魔幻!

“不行Eddie。”可是耿直的共生体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人类,他从后面抱着他,低沉的声音如同最顶级的媚药。“我们做吧,想你想的那样。我保证比他们都厉害。”

“……”Eddie的脸更红了。好不容易清醒一点的脑子里又全都是那个该死的共生体的声音。

上帝啊……请宽恕他是个男人……

“Eddie你真的不想要吗?我们得诚实。”Venom跟在他的身后,手指时不时划过男人的背脊。

被划得腿软的Eddie脸脸气得通红。“我!我去拿ky……”

啊啊啊啊啊他到底再说什么啊!!

Venom愣了一下,随即一把将人从身后抱住,“不用了Eddie,你想要,我全身都有……”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坐在了地板上,月光重新撒进房间。

赤裸的男人被黑色的液体纠缠着,从未被造访的地方伸进暧昧的strip,发出令人耳红心跳的水声,此刻他突然想念以前对门的音乐大师,让那穿透耳膜的声音掩盖住这令人羞耻的声音。

咕唧咕唧咕唧

“啊!”突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Eddie浑身一哆嗦,一种他从未感到的快感从那里顺着脊背直窜脑门,让人一瞬间失神,如同被抛向了极乐的天堂。

“这里。”可恶的共生体贴着他的耳朵暧昧吐气,“太棒了,是不是?Eddie。”

是……Eddie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你快点,进,进来。”

Venom简直要爱死这种感觉,身下的Eddie越来越可口了,他要和他融为一体,永远不分离。

“呃……啊……”

Venom的一部分伸了进入,他感受着Eddie的意识,开始缓缓抽动腰部。

“不,呃……啊……太大了,轻点……唔……”

冰凉的液体和火热的身躯形成鲜明的对比,灼地两人神魂颠倒。

“Unbelievable!”

Venom黝黑的脸上似乎也出现了两顿霞云。那长而黏腻的舌头恣意游走在男人光裸的背部,勾起一片片的刺激。

黑色与白色相贴,律动间,都是难以承受的快感。而夜,还很长。







————



Eddie从床上醒来,望着天花板,感受着自己根本腰不酸腿不痛的身体,流泪了。

妈妈,他真的和一个外星人做了(*´_ゝ`)

“Eddie,身体应该不痛了吧,我都帮你修好了。”Venom从他肩头探出身,得意道。

“三天没有巧克力。”

“不!Eddie!你明明也超爽的!还一直说不要停!”

“薯球也没了!”

“不!!Eddie!!!”

 

 



评论(22)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