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be yeap

锁屏&壁纸
黑马王子&板寸帅男
哭了(prprprprprprpr

发糖!!!!
三桥颜prprpr
今井:挨揍1/1√
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233333

啊啊啊啊啊这一集前面看得特别揪心,今井被打了呜呜呜。那个被拔牙的看起来痛死了啊!!!真的恐怖!!硬生生拔!!

后面还好有三桥出马,真jr聪明(≡Д≡;)
看到伊藤的乖男发型真的好可爱2333

看了预告下集好像还会有纠葛,不过应该不会这么惨了吧!

今井の场合!
【い】“为什么我的欢乐青春还没有到来呢?就因为我上的是男校吗!”
          没关系的今井,你才十七岁而我已经母胎solo22年了╰(:з╰∠)_开头笑到抽搐

【ま】“我一直在等你来做我的女朋友。”
            这句话太犯规了啊!!怎么会这么撩啊今井,你背着我们去上了补习班对不对!!两个人的互动真的超搞笑,今井牌自动卷发棒(x)你值得拥有_(ÒωÓ๑ゝ

【い】“谢谢你愿意陪我这样的人玩啊。给我的青春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看到第四集,因为今井的坎坷情路真实流泪了(ಥ_ಥ)  他回头走的时候,星爷的那句台词突然仿佛响在耳畔,“你看他好像一条狗啊。”结果悲伤的眼泪下一秒就被三桥同学圆场的嘲笑话变成了鼻涕泡。“你走这么快干嘛?是不是要拉屎了?已经拉了吗?拉出来一点点了吗?”哈哈哈哈哈哈灵魂逼问,nice( ̄▽ ̄)~*

【さ】小弟真的real耿直!两个人的友谊吹爆啊!!

【ん】这集笑点好多,笑场也好多,太开心了!本来看了一下午的书差点看到自闭,现在又是个快乐的沙雕了!!
     已安利研友✧٩(ˊωˋ*)و✧

♚片桐智司这是什么俊美的大哥大!!(全靠记忆记名字,一只脑容量针尖般的考研狗)
♚全员帅气!!(三秒系列)
♚京子小姐我爱你啊啊啊啊啊ː̗̀(o›ᴗ‹o)ː̖́
♚三桥,又帅了!!暴击(*/∇\*)
♚同学你怀孕了吗是什么梗啊!!吃橘子的时候看结果被呛到了(:3_ヽ)_
♚爸爸好可爱,荡秋千是少女人设啊!(大叔的爱)(不)

每天忍着只能看一集,太辛苦了╰(:з╰∠)_

快乐源泉大哥大😂😂😂
认真起来的贤人太有气势了!
这两对cp都好有爱ː̗̀(o›ᴗ‹o)ː̖́

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怎么这么可爱女装毫无违和感啊!!

网易太搞事了
我糖哈哈哈哈

【毒埃】Venice异形传

梗来源 借用明朝蔡羽《辽阳海神传》故事框架,讲述了一个航海商人埃迪的传奇发家史。

平行世界,Venice.(非考据党)


===========01===========


       埃迪·布洛克鹰国人,十五世纪的投机商人,来到了美丽的Venice,带着自己的弟弟卡尔顿一起从事航海商业,奈何数年所向失利,资产展转耗尽。然而天随人愿,大器晚成,上帝终于为困在小小屋子里的埃迪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今天,诸君,我们要讲述的便是一代航海巨商埃迪·布洛克不为人知的背后秘密,帮助他反转逆境,一鸣惊人的传奇故事。


BEGIN

       那是Venice寒冷多雾的凌晨。穷困潦倒只能和弟弟相依为命替人做工的埃迪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思念着遥远的家乡。他看着床边已经熄灭的烛火,似乎觉得更冷了。


       忽然,他听到什么东西从床尾爬过的声音。这对于埃迪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杜卡尔能租用两年的价位房间能有多干净。可睡是不能睡了,因为老鼠会趁人熟睡时咬掉你的耳朵。埃迪虽然没有年轻人帅气俊郎,却也不想变成独耳怪人。


       于是他只能叹气着点燃烛火,去屋子的角落拿了一根烧火棍,准备和这个凌晨闯入他屋子的小贼过过手。可是他在昏暗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敲敲打打也没见老鼠溜出来。


       “嘿,我说老兄你能让我们两个都好受一点吗?你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他有些颓废地坐在床边说道。早上还要出工,现在的一番折腾他几乎可以想到白天干活时精力不济,没准又要被长着鹰钩鼻的“巫婆”莱亚娜臭骂一顿。


       突然,他感觉床下有了动静,一种黏黏的液体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老鼠是这种声音吗?埃迪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然后他的腿上就被缠上了一道冰凉黏腻的长条状生物。嗯,触手的感觉。


       难道这他妈是一条蛇?!


       上帝啊,竟然有一条蛇溜进他的房间!


       这回是真的不能睡了!


     “小家伙?你在那里吗?”埃迪屏住呼吸,整个人都僵住了,他能感受到腿上缓慢上升的触手,顺着小腿到了膝窝,他的寒毛全都炸了起来,恐惧中还有无法忽略的痒意。


       fuuuuuuuuuuuuuuck!!


       卡尔顿救我!!


       埃迪看都不敢看自己腿上爬上来的生物一眼,只能紧紧闭着眼睛,用手中的棍子敲着床里的墙壁。他们租用的两间屋子只隔了一面泥土做的粗糙墙壁,根本没有隔音的效果,平时兄弟两人也不是死睡的人,卡尔顿更是比较敏感,有一点声音就会醒来。本来埃迪还在纳闷刚才自己拿着棍子敲敲打打的时候卡尔顿为什么没醒过来,现在他真的是绝望了。


       屋子里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笼罩了一样,越发寂静了,只能听到那个生物向上滑动的声音,还有埃迪自己的心跳声。


       他偷偷睁开眼,看了看被随手放在床头的蜡烛,撑在床上的小手指动了动。


       只要他拿到蜡烛,就能把这条蛇赶下去……


       “No, Eddie.”


       突然,一道低沉震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Whaaaaat”埃迪被吓得结巴了,“谁,谁在那!”


       那个声音如同响在自己的脑子里那样清晰而不容拒绝,埃迪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呆住了。


       他咽了一口唾沫,眼珠缓慢地往下移动,最终挪到了自己的僵硬的腿上。亚麻的睡裤,赤裸的脚背,还有旺盛的脚毛。并没有想象中可怖的蛇头盯着他。

    

      埃迪悚然一惊,立刻将腿收上床,站在嘎吱作响的床上转了两个圈,“蛇呢?”


     “我不是蛇。”


      “啊!”


        几乎就在那道声音响起的同时埃迪叫了出来。不是他怂,实在是敌人在暗他在明。中世纪的Venice并不是无神论的国度,相反由于航海事业的兴起,各类海神鬼怪信仰层出不穷。埃迪虽然是不受上帝庇佑,可也是个虔诚的教徒。


       完了完了,他到底是出现幻觉还是真的碰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不不不不上帝保佑他还不想被送到疯人院去。


       埃迪面朝墙壁站在床上紧紧贴着冰冷粗糙的泥墙,双手举过头顶:“我我是良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家里上有老下有弟弟,神啊给我留条命吧!”


      他感到裸露在外的脖颈被凉风扫过,然后什么冰凉的液体覆盖在了不断发抖的身躯上。


   “啊……上帝……”他不由自主地低声呼喊。


   “没有上帝。”那个声音说道,“但是我可以给你上帝般的力量。”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


       人类绝对发不出的低频声音这样诱惑着瑟瑟发抖的埃迪,他的脸贴着墙面,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来自恶魔的低语。


       他根本就不想看啊!强盗都知道看见脸就下不了贼船了啊!


       没时间打理而布满胡茬的下巴被流动的黑色液体包住,然后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捏着往后转。为了自己不被扭断脖子,埃迪只能顺从着回头。


       然后在这个清晨,落魄的航海商人埃迪·布洛克看到这辈子再也无法忘记的景象。


        一团黑色的液体凝结的躯壳上,一对巨大无比上挑的,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以及杂乱不齐尖锐无比的多排牙齿,还有,猩红有韧,如同儿时画册中最最邪恶的魔鬼一般的长舌头。那上面甚至还有口水!


       真希望疯人院的床能软一点,真的,他觉得自己起码得在里面呆上二十年。


       “我不是幻觉。”那坨东西又在说话了。天哪,妈妈。


       那黑色的液体似乎是感受到他脑海中的想法,张口说道。说话的时候舌头还在嘴外四处乱晃,一不小心埃迪的就被口水糊了一脸。


      太丑,而且还有口气!!呕!!!


      埃迪望着怪物黑洞洞的嘴巴,差点哭出声。“求求你,别吃我。我人老肉柴,一点也不好吃!”


      “不,你很好吃。”黑色的粘液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Delicious.”


      ……埃迪绝望了。他闭上眼,不由得想到自己年轻气盛出海经商,然后所托的非人一朝落魄,还要连累自己的弟弟陪自己在异国他乡过苦日子。他错了,如果他能够再来一次,一定会去做一个虔诚的教士,然后在随便哪个教区学校聊度此生。起码,不会再清晨被一只如此丑陋的怪物吃掉。


      “不过也许你误解了什么,先生。”怪物用词文明,不急不缓,“虽然你很好吃,但是我不会吃了你。”


       谢谢你。埃迪哭了。那你是准备把我撕碎了玩吗?


      “不,也不会撕碎你。”那怪物似乎有些生气,埃迪只感觉自己的眼皮被冰凉的东西撑开,就看到不愿见到的怪物大脸出现在面前。


      “我们将会共生。”怪物的语调抑扬顿挫,带着不容置疑的执着。


        埃迪·布洛克想到了以前看到的那些中了邪的人,四肢抽搐,面容扭曲,被关在教会的地下室里,根本就没有了人形。

  

       “别担心,你会比他们好。”怪物的嘴巴里有淡淡的血腥味,说话的时候喷在埃迪的脸上,令后者抓狂。“我会给你力量。”


         此时的埃迪很想说他并不打算与魔鬼做交易,出卖自己的灵魂。但是话还没出口,怪物就问道:“你再考虑下?”


        考虑?考虑什么。你能先把这几排丑陋的牙齿从他的脸前挪开吗?


        埃迪想到自己曾经也是个敢作敢当正义勇敢的小伙子,可是这个世界黑暗太多光明太少,在这几十年的人生中,他被给予的温暖已经所剩无几。他是个失败者,是码头的loser,甚至连一个破烂房子的女房东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他从小梦想着从商航海,见识不一样的广阔世界,所以他离开祖国来到了Venice,然而人至中年,被困在这座码头替人打工。他最过意不去的就是自己的弟弟要和他一起留在这里,面对惨淡的命运。


       他何尝不想改变呢?可是他做不来商人的那套虚假,所以不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接纳,成为了一个失败者。


       靠在墙上的男人终于眨了眨眼睛,那里有泪光闪烁,深蓝色的瞳仁倒映着面前硕大的可怖头颅。


      “我真的不杀人。”


      “哦,这个好说。”


      “我信仰上帝。”


      “那么你从现在就可以信仰我了。”


      “你到底是什么?”


        “我?”


        黑色的怪物凑近面前的男人,白色的眼睛深深凝视着他。


      “I'm Venom.”


      "And you are mine."

      


+++++TBC+++++

【小剧场】


       很多年以后,埃迪有时想起他和毒液的初见,都觉得很搞笑。


     “一般人都没你那么厚脸皮,上来就宣誓主权。”


     “我不是一般人,埃迪。”某黑抱怨道,“当然也不是寄生虫。”


     “好的好的,你是天下无敌最帅气霸道毒液大佬。”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也许是分别,也许是死亡,意外。不论如何,你都会因此告别过去,从而变成另外的样子。我们都有自己的麻烦,自己的问题,自己的,恶魔。”

                                                                                                       ——《毒液》


       












【毒埃】双十一的礼物🎁

【前注】背景设定在大爆炸后毒液还没有回到艾迪的身边。平行世界

两轮车

🚲🚲自行车🚲🚲

又是一年11.11,Eddie头疼地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双十一大家都在疯狂购物的原因,今晚的网速特别得卡,才刚过去一个小时,迎来双十一的国民暴动般冲在血拼第一线,隔着网线都能闻出那淡淡的血腥味……

 

  等等!血腥味?你他妈在逗谁呢!

 

Eddie猛得抬头,房间里的灯在一瞬间熄灭,黑暗中他深棕色的发丝倏得划过脸颊,划出一道锋利的弧线。

 

  Eddie的瞳孔收紧,颜色渐渐变深。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猎豹,浑身都是攻击的信号。

 

  黑暗肆虐,一个高挑的身影在月色中渐渐显现出轮廓。他一步步走来,姿态悠然,一双银色的瞳仁在夜色中发出攫人心弦的视线。

 

  “Eddie。”低沉的声线响起,房间里似乎暗流涌动。

 

  被人喊住名字的Eddie没有任何表情言语,只是攻击的姿态更加紧凑。他本能地感觉到,面前这个人不是能够掉以轻心的对手。

 

  心机boy!有本事咱们开灯说话?

 

  “你怎么这么防备……”那人气势突然一变,只一瞬间原本站的地方只留下了一道残影,下一秒,冰冷黏腻的手指已经暧昧地缠上他的脖颈。

 

  脖子上游弋着比刀锋更加可怕的手指,身体不由得僵直,失去了Venom的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在面对如此迅捷敏锐的对手时,除了臣服别无他法。

他还不想死,比以前更加畏惧死亡。

 

“你失去了力量啊……”男人凑到Eddie的耳后说话,声音极低,带着无可奈何般的宠溺,“想恢复力量吗,我……”

 

  “够了。”Eddie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他想到那只曾经住在身体里,带给他最强大的力量的“寄生虫”,在最后一刻的火海里,仍然紧紧包裹着他的躯体,直到无可奈何地脱离。

那个时候,他多希望自己并没有遇到过 Venom,或者Venom没有找上他。毕竟失去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总是让人无法忍受。前女友是这样,Venom……亦如此。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还在等什么?”Eddie绝望地闭上眼睛。“我就是个loser,连你一根手指头都碰不到。你们不是要毁灭世界吗?捏死我然后去做吧,我他妈也阻止不了啊!”

 

那个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即胸腔里发出闷闷的震动。Eddie屏住呼吸等待裁决的到来,还分心想了一下,这只共生体找的宿主质量挺好的,起码比他这个发福大叔强。

“你以为我是谁?”男人闷声轻笑,从身后禁锢住不能动弹的Eddie,“你的共生体是Venom对吗?”

“……”Eddie皱皱眉,他不喜欢这个人的语调。

“他死了吗?”那人紧紧握在脖颈上的手指暧昧地摩擦着大动脉,仿佛一用力这下面的血管就会爆裂,血液飞溅。

Eddie后背发毛,此时命在别人手中,如果碰到一个干脆的死也就死了,如果碰到个变态……天呐,在光棍节这天被折磨死,真的太惨了。

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回答那个问题。

“……死了。”

“嗯?你这么确定?”

其实Eddie也不能确定,虽然大火让他们脱离了,也让Venom重伤,但是说不定对于外星生物的他而言,那种程度的伤也不会致死,只不过是多花点时间来恢复而已……曾经他是那么想过的。

可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过去了,又到了天气渐冷的季节,梧桐叶落,他等的人还没有回来。

死了吧,或者,不想见他了。

也是,毕竟自己到底也只是个人类而已。曾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记者,现在,也只是从头开始做,离开了旧金山,来到这里。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新的开始,虽然他一点也不开心。

总之,如果他们在找Venom,不管他有没有活着,都是死了好。

Eddie的眼眶渐渐红了,他睁大眼睛看着面前在黑暗中面容不甚明朗的男人,看着他偶尔翻起的眼白。

“即使他还活着,也不回来找我了。”

“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我……我只是loser而已。”

Eddie原以为那男人会掐死自己,或者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自己脑袋咬掉,结果却突然听闻男人大叫一声:“你不是!”

陌生的男人逼近了手中的Eddie,几个月未见,他消瘦了好多。

 

“哈?”Eddie气得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下一刻,脸上就变得湿乎乎的。

“啊!”那个该死的共生体竟然舔他!

带着人类体温的滑腻的舌头游走在男人的脸上,温柔缱绻地卷走他脸上的泪珠。

“有点苦,Eddie。”

Eddie本来在挣扎,听闻这句话,突然不动了。

为什么,明明是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形态,他总觉得,这样地熟悉。

那时候,他也是这样猝不及防地叫自己的名字,“Eddie”,仿佛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

“你你你……”Eddie被舔懵了。他张着嘴,不可思议地盯着陌生男人的脸,“vvve……”

“Venom,I'm Venom.”

“Your Venom.”男人露出愉悦的微笑,猩红的薄唇轻启,苍白锋利的獠牙探出下唇,向着如玉般脆弱温润的唇瓣辗转厮磨。

 

  然后,进入。

Eddie不可置信的瞳仁放大,因为微妙的呕吐感和快感不断地交织而微微失神,双唇微张,声音却被堵在了喉咙里,只能发出模糊的哽咽。

所以说接吻是不可以把舌头伸到对方胃里的啊!!!住嘴!!!!

以绝对占有的姿态霸占着Eddie,Venom看着他微微抽搐的嘴角,男人的眼中划过一丝深思。

他觉得自己已经比上次吻地更好了一点,共生体的学习能力可是很强的。可是为什么Eddie好像不是很情愿的样子?

一定是自己现在的身体太丑了。

那就,回到他最最喜欢的身体里去吧。

夜色更加浓重,落地窗外的月光好像被隔绝般避开了这个房间。窗帘微微飘动,发出布料的摩擦声。

白色蔓延在原本干净深邃的瞳仁里,张开的唇间可以窥见正在一闪而过的獠牙。Eddie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力量回归了身体,没有丝毫阻碍。与他血肉交融。

他脱力地倒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模糊不清的天花板。

从他的肩头渗透出缕缕黑液,凝结成一样恐怖的面容,缓缓地靠近他。Venom凝视着那面庞,近乎欣赏般注视着Eddie抖动的睫毛。

现在他重新回到了这里,他们……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纠缠。

Eddie想不明白,原来一个人的审美可以发生那么大的变化,为什么,眼前这张可怖的异形一样的生物,让自己看得目不转睛。

Venom吻上去,在唇齿相触的一瞬间,灵活的舌头已然探入毫无抵抗力的口腔,温柔地摩挲着被宿主好好保护的牙齿。

Venom的舌尖分泌出一点粘液,竟然带了点甜腻的味道。仿佛是受到这味道的蛊惑,智商已经下线的Eddie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本能地寻找粘液的来源,吮吸,纠缠。

Venom抱着他的后背。

唇齿的撕咬,渐渐变了味道。

黑暗的房间中人影重叠,喝上头的Eddie已经不满足舌尖那一点点的粘液,分开和Venom纠缠的唇舌,像只茫然的小狗睁大眼看着他。

“Eddie。”Venom身上越来越多的黑色粘液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强壮的肉体,只有丝丝缕缕的黑液还连在Eddie的身上。

他细长尖锐的手指缓缓挑开Eddie衬衫的纽扣,露出身下人的肌肤。他的眼睛看透了这具身躯,美味的肝脏,鲜嫩的肾脏,略带酸味的胃,然而,此刻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零散的食物,他要的是——

“You are mine, Eddie.”

是Eddie,是完好无缺的Eddie,是活生生的Eddie,是会给他吃巧克力和薯球的Eddie,是此时此刻,深深凝视着他,与他血肉相融,心意相通的Eddie。

Eddie Eddie Eddie,他只想要Eddie。

这份陌生的炙热的情感同时灼烧着屋子里的两个人,让他手足无措,欲罢不能。

“你知道怎么做,Eddie。”Venom紧紧地拥抱着宿主,“哦,你竟然还看过gv。”

“Venom!”这种时候就不要读他的想法了好不好!男人的思想肮脏地如同初中里的男厕不是正常的吗!

Eddie有些生气,更多的是羞赧,他想要推开身上的共生体,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意乱情迷到想要和一个外星人滚床单。

太魔幻了太魔幻!

“不行Eddie。”可是耿直的共生体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人类,他从后面抱着他,低沉的声音如同最顶级的媚药。“我们做吧,想你想的那样。我保证比他们都厉害。”

“……”Eddie的脸更红了。好不容易清醒一点的脑子里又全都是那个该死的共生体的声音。

上帝啊……请宽恕他是个男人……

“Eddie你真的不想要吗?我们得诚实。”Venom跟在他的身后,手指时不时划过男人的背脊。

被划得腿软的Eddie脸脸气得通红。“我!我去拿ky……”

啊啊啊啊啊他到底再说什么啊!!

Venom愣了一下,随即一把将人从身后抱住,“不用了Eddie,你想要,我全身都有……”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坐在了地板上,月光重新撒进房间。

赤裸的男人被黑色的液体纠缠着,从未被造访的地方伸进暧昧的strip,发出令人耳红心跳的水声,此刻他突然想念以前对门的音乐大师,让那穿透耳膜的声音掩盖住这令人羞耻的声音。

咕唧咕唧咕唧

“啊!”突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Eddie浑身一哆嗦,一种他从未感到的快感从那里顺着脊背直窜脑门,让人一瞬间失神,如同被抛向了极乐的天堂。

“这里。”可恶的共生体贴着他的耳朵暧昧吐气,“太棒了,是不是?Eddie。”

是……Eddie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你快点,进,进来。”

Venom简直要爱死这种感觉,身下的Eddie越来越可口了,他要和他融为一体,永远不分离。

“呃……啊……”

Venom的一部分伸了进入,他感受着Eddie的意识,开始缓缓抽动腰部。

“不,呃……啊……太大了,轻点……唔……”

冰凉的液体和火热的身躯形成鲜明的对比,灼地两人神魂颠倒。

“Unbelievable!”

Venom黝黑的脸上似乎也出现了两顿霞云。那长而黏腻的舌头恣意游走在男人光裸的背部,勾起一片片的刺激。

黑色与白色相贴,律动间,都是难以承受的快感。而夜,还很长。







————



Eddie从床上醒来,望着天花板,感受着自己根本腰不酸腿不痛的身体,流泪了。

妈妈,他真的和一个外星人做了(*´_ゝ`)

“Eddie,身体应该不痛了吧,我都帮你修好了。”Venom从他肩头探出身,得意道。

“三天没有巧克力。”

“不!Eddie!你明明也超爽的!还一直说不要停!”

“薯球也没了!”

“不!!Eddie!!!”